偶尔码个字
脑洞破天际,下笔很无力,为了卖安利,我会努力
本命很多/基本没有CP洁癖
只要不触雷点就好
声控/颜控/双子控/二次元尼桑控
不要跟我抢尼桑!!!
新番旧番轮回中
ID:奈良


微博:http://weibo.com/u/1975033872

[APH][亲子分]One week,one life——番外

One week,one life——番外

 

 

“唔,那哥哥你要早点过来哦~订婚典礼是……”

“好啦好啦,老子知道啦!就是后天是吧!我明天就坐飞机赶过去……”

“咩~太好啦~那哥哥你先忙,我去告诉路德~”

“恩……”

“嘟——嘟,嘟,嘟”

笨蛋弟弟,长大了……短促的忙音被一只手扣在座机机托上,一旁相框里双子笑得那么灿烂,仿佛还是昨天,而如今,费里西安诺和那个自己素昧谋面的德/国人就要订婚了,分开是必然的,他不愿接受弟弟让他帮过去一起住的建议,那不是我的生活,我只会成为多余的存在。罗维诺将相框扣在桌面上像刚刚扣下话筒一样自然,太明媚的笑容只会刺伤的更深,无法释怀的孤独只能选择逃避以及麻醉自我,罗维诺学会了喝酒,和平常一样,每次一个人的时候,空荡荡的客厅里都会弥漫起酒精的味道

 

8:43am

候机室的大屏幕上飞往世界各地的航班表闪动着,滚动着,一架架飞机从远方飞来又开往其他更远的地方,一次次的降落起飞,代表着一次次的分离相聚,罗/马到柏/林的飞机就要起飞了,罗维诺捏了捏手里的票,没有人送行的离开算不上分离……

 

 

4:37pm

罗维诺安静的坐在角落里看着为订婚宴忙碌的人们,除了刚下飞机那会儿还有人客气的慰问一下他这个准新人哥哥大人,现在他只能安静的喝着他的番茄汁,他实在不好意思用他那蹩脚的德语去和他们搭话,即使那些负责布置鲜花的德/国姑娘很迷人,可是一连几个钟头不见费里西也不知道自己除了坐在这里还能干什么也着实让人烦躁,罗维诺有些生气的扯掉了一旁花瓶里的雏菊

“喂!你!”一个穿着民族服的少女气呼呼的走了过来,罗维诺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不过肯定不是友好的问候

“抱歉……”他搜刮着脑海里所有的德语单词,视线不经意扫过不远处的紫藤架,那里站着几个兴高采烈的年轻人还有他的弟弟费里西,不过罗维诺注意的不是这些,他注视的那个人背向这个方向,褐色的头发充满朝气的蓬在头上,上等面料的白衬衫被主人随意的将衣袖挽至肘部,这样熟悉的背影,这样不拘小节的着装,真像那个人,那个两年前就该忘记的人

“喂?你还好吧?”一旁的少女疑惑的看着出神的罗维诺,她以为自己刚刚说话太重伤到了面前腼腆的年轻人,“啊,刚刚我说话太重了,你不要介意啊”

 

 

8:26pm

丰盛的晚宴过后罗维诺只想找个地方休息,陌生的环境严谨又繁忙的德/国人让他产生了很大的不适,可是费里西这个时候又拉着他去见路德的什么哥哥

“哥哥,哥哥,基尔哥哥是路德唯一的亲人,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和路德希望你们能友好相处”

“知道啦知道啦,这算是双方家长会面么…”基尔?反正死板教条的德/国人友好不友好的也不会有差吧

 

 

“哟~west,你长大成人了,本大爷很欣慰啊!那个意大利小子呐?本大爷要见见赶快,看看本大爷的west选了什么样的老婆”

“哥哥…你小声一些,费里还有他的哥哥罗维诺一会儿就过来”

“west…你是不是有了老婆就忘了哥哥,本大爷…很伤心…”

“哥哥……你正经一些好吗……”

 

 

罗维诺觉得他的嘴角抽搐起来了,嚣张的白毛还有刚刚那个自恋的自称除了那个家伙没有第二人了…果然

“哟!这不是番茄小子吗,怎么在这里?喂,west,不会这家伙就是你老婆吧?!”

“土豆混蛋你闭嘴!劳资,劳资才不是谁老婆!”

“哥哥!都说了罗维诺是费里的哥哥,费里,费里才是……”

“ve?哥哥?基尔哥哥?你们认识么?”

“谁不认识本大爷~”

“不认识!”

……  ……

“哦,原来是这样啊,可是哥哥你都没跟我说过诶?”

“笨蛋,这种事有什么好说的,说了也没用啊……”

“喂,小番茄,本大爷还带了两个人来哟~安东尼奥还有弗朗西斯,他们在前厅,估计很快就过来了”

终于…说到了,要问他的近况吗,会不会太直白,混蛋,我在想什么,劳资,劳资才不是想他…等等?!土豆混蛋刚刚说他们在前厅?!在这里,他就在这里!

罗维诺噌得站了起来,他不知所措的捏着自己的食指节,太阳穴突突的跳动着,以不同寻常的速率冲击着他的神经,他好像听见通向前厅的走廊口传来脚步声,硬质的靴子叩击大理石特有的响声,一声声叩响他的心弦

“罗维诺?本大爷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啊?你还好吧?”基尔伯特疑惑的看着紧绷着脸的罗维诺,那张脸的表情好像马上要哭出来一样,让后他看见他的恶友走了进来

“你们两个可真慢呀,本大爷马上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大爷的west~”

“哥哥……你……”

“哥哥?!”

新人们各自朝向自己的哥哥,基尔伯特正嚣张的把脚翘在茶几上,罗维诺则慌慌张张的碰掉了手边的玻璃杯,新鲜的番茄汁倾倒在衣角渲染开来,敞开的黑色小西装给了番茄汁肆虐的机会,白色的衬衣上满是桃色的痕迹,罗维诺低着头拿纸巾一下一下擦拭着污迹,真丢脸,他不敢抬起头,他害怕一旦他看见那双明亮的眼睛他会忍不住哭出来,虽然那双眼睛每次都出现在他醉酒后的梦里,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死死地咬着下嘴唇克制着自己的感情

“罗维诺?!”一个新加入的声音突然闯了进来,“不要紧吧”安东尼奥掏出手帕相帮罗维诺擦掉污迹,却被罗维诺巧妙地躲开

“我没事,你,你们先聊,我出去走走……”罗维诺逃也似地离开了众人

“啧~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惹的哥哥我都眼红了~”

“诶?什么冤家弗朗”安东尼奥傻愣愣的收回晾在半空中的手帕,心里有一种惆怅的失落感慢慢融入到刚刚看到罗维诺的巨大喜悦中

“安东…不是哥哥我说你,这种情况下你应该勇敢地追上去呀!”弗朗西斯觉得游戏情场自由的自己身边竟然有这样一个情感迟钝的挚友简直是侮辱自己的智商

“诶?是吗!俺知道了!”也不知道安东尼奥知道了什么反正他是火烧屁股一样冲了出去,只剩下不知所以然的三人看着一脸无奈的弗朗西斯

“看我干什么,不要说你们不清楚什么状况?!”

“不清楚”

“你们!……好吧,让哥哥我来点拨一些你们这些不懂爱的凡人~”

 

 

“混蛋…那个混蛋怎么在这里”罗维诺气冲冲的把怒火都发泄在了院子里的玫瑰身上,“啊!劳资不要想那个家伙!出去啊!从老子的脑子里出去啊!混蛋!”

“罗维诺?哪个混蛋进你脑子里啦?!”追上来的安东尼奥紧张兮兮的盯着罗维诺

“你想吓死人吗!是你,是你这混蛋在我脑子里啊!”

“俺在罗维诺的脑子里?不对啊,俺明明站在这里啊,就站在罗维诺面前啊,莫非,罗维诺你看不见俺?!”

“……你,你个大笨蛋!满脑子番茄汁的大白痴!谁说你进我脑子里啊混蛋!劳资是说你一直出现劳资脑子里啊,谁准你出现的,谁准你天天出现的啊混蛋…天天笑啊笑的,不许笑啊混蛋”罗维诺的声音逐渐变得哽咽,“笑得那么灿烂,又碰不到,明明就在身旁讲话,一转眼又消失不见,干什么啊,决定不要想你干什么扰乱我的思绪,谁准你出现在我脑海里的,这准你出现在这里的啊混蛋!”强忍的泪还是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罗维诺,俺,俺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你打俺,骂俺都行,别哭啊,俺不想看见你哭,俺,俺看见你哭心里喘不过气来”安东尼奥焦急的擦着罗维诺的泪,他不知道罗维诺怎么了,只能喃喃的往下说,“两年前你忽然离开的时候也是,你什么也没有说就走了,俺不知道是不是俺做错了什么,你有什么事告诉俺行吗,俺想知道罗维诺的心情,俺想了解罗维诺”

“你,你这个笨蛋,大笨蛋”罗维诺甩开安东尼奥的手红着脸准转向一边,“劳资的心情你干嘛要知道”

“……如果,罗维诺不愿意和俺说就算了…弗朗西斯说什么感情不是强取的,虽然俺不是很明白,不过有一点俺知道俺不会强迫罗维诺作你不想做的事,那个,俺先道个歉,如果两年前你离开的原因是俺那天下午不当的行为,那么对不起,俺向你道歉,俺……”

“混蛋!”罗维诺猛的转回身注视着情深低迷的安东尼奥,“混,混蛋,才不是……才不是那个……劳资离开是想家,是想家啊混蛋,那个,那天下午那个没,没关系的……”炽热感又再次袭上了脸颊

“诶?真的吗?那罗维诺你喜欢俺啦!”安东尼奥还是和以前一样热情的令人发毛

“什,什么?!混蛋!你,你听谁说的老子喜欢你啊!”

“弗朗西斯啊,你走的当天俺就把俺吻你的事告诉他了,他还震惊老半天老怀疑俺在撒谎,不过他后来说了一大堆听不懂得话,不过他说你喜欢俺是肯定的”安东尼奥认真的看着罗维诺生怕他会跑了一样,“俺喜欢你,罗维诺”

“啊?啊!你,你,混,混蛋,劳资…劳资知道啦,真,真是的,两年不见都学了些什么啊”

“那你那?”

“什么?”

“你还没说呀”

“你,你,好了,好了,劳资也喜欢你啦混蛋”罗维诺气鼓鼓的把头埋在安东尼奥怀里

“弗朗西斯的办法真管用~”

“什么?”

“他说‘只要对小番茄说喜欢他就会投怀送抱’嘻嘻”

“是,吗,真,开,心,啊,混蛋!!!”

“啊!好痛,罗维诺干嘛打俺”

“大白痴!大笨蛋!番茄大混蛋!”

“罗维诺你别走那么快,你等等俺——”

 

__________________fin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旧物写于20100903


评论
热度(5)

© 没有灵感 | Powered by LOFTER